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手红尘的博客

得之我幸,不得我命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红尘中多少的事事非非,如过眼云烟,好也罢坏也罢,又能如何,采东篱泛轻舟,轻酌淡酒,隐逸世间~!!

网易考拉推荐

古体诗词的词牌  

2011-06-07 12:55:12|  分类: 诗词工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词 律

 

第四章  词律(破译宋词的遗传密码)

 一、词和词牌

(一)什么是词?

词最初称为“曲词”或“曲子词”,是配音乐的。后来逐渐和音乐分离了,成为诗的别体,所以有人把词称为“诗馀”。由于文人的词深受律诗的影响,所以词中的律句特别多。

词是长短句,但是全篇的字数、句数是一定的,每句的字数、平仄也是一定的!

词大致可以分为三类:(1)小令;(2)中调;(3)长调。有人认为:58字以内为小令,59~90字为中调,91字以上为长调。这种分法未免太绝对化了,但是,大概情况还是如此的。

在敦煌曲子词中,已经有了一些中调和长调。宋初柳永创造了一些长调。苏轼、秦观、黄庭坚等人继起,长调就盛行起来的。长调的特点,除了字数较多外,就是一般用韵较疏。

(二)词牌的来历

词牌,就是词的格式的名称。词的格式和律诗不同,律诗只有四种格式,而词则总共有两千多种格式(按钦定词谱)。词的这些格式称为词谱。关于词牌的来源,大概有下面三种情况:

(1)本来是乐曲的名称。如《菩萨蛮》、《西江月》、《风入松》、《蝶恋花》等。这些有的来自于民间,有的来自于宫廷或官方。

(2)摘取一首词中的几个字作为词牌。例如《忆秦娥》,因为依照这个格式写出的最早一首词的开头两句是“箫声咽,秦娥梦断秦楼月”,所以词牌叫《忆秦娥》,又叫《秦楼月》。《忆江南》本名《望江南》,因为白居易的一首咏“江南好”的词,最后一句是“能不忆江南”,所以又叫《忆江南》。《念奴娇》又叫《大江东去》,这由于苏轼一首《念奴娇》的第一句是“大江东去”;又叫《酹江月》,因为苏轼这首词的最后三个字是“酹江月”。

(3)本来就是词的题目。《浪淘沙》咏的是浪淘沙,《更漏子》咏夜,《抛球乐》咏抛球,等等。这是最普遍的。凡是词牌下面注明“本意”的,就是说,词牌同时是词题,不另有题目了。

但是,绝大多数的词都不是用“本意”的,因此,词牌之外还有词题。一般在词牌下面或后面注明词题。这种情况下,词题和词牌没有任何联系。一首《浪淘沙》可以完全不提到浪和沙;一首《忆江南》也可以完全不提到江南。这样,词牌只不过是词谱的代号罢了。

(三)词有单调、双调、三叠、四叠的分别。

1、单调的词往往就是一首小令,它很象一首诗,不过是长短句罢了。例如:

《忆江南》 唐·白居易

江南好。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

《如梦令》 宋·李清照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!

2、双调的词可以是小令、中调或长调。双调就是把一首词分成前后(或上下)两阕。两阕的字数相等或基本相等平仄、句式相同或部分相同,也可以完全不同。字数、平仄、句式相同的就象一首曲子配着两段歌词。字数、平仄、句式不相同的,往往是开头几句不一样,叫做“换头”。双调是词中最常见的形式。例如:

  《浪淘沙》 南唐·李煜

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。罗衾不耐五更寒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

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。别时容易见时难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

 

 3、三叠就是三段,如《兰陵王》、《西河》等。四叠就是四段,仅《莺啼序》一调。不再详述!

……

二、词谱(常见的12个词牌的词谱:忆江南、浣溪沙、菩萨蛮、卜算子、西江月、鹧鸪天、临江仙、蝶恋花、满江红、水调歌头、念奴娇、沁园春)

每一词牌的格式,叫做词谱。依照词谱所规定的字数、平仄以及其它格式来写词,叫做“填词”。

下面,我们举一些常见的词牌来说明,为了显示古人填词的严格,所以举例不止一首。举例全部选正体。

            1、《忆江南》

又名《望江南》《江南好》《春去也》《望江楼》《梦江南》《望江梅》等。单调二十七字,平韵。

平平仄,仄仄仄平平。仄仄平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仄平平。仄仄仄平平。

 *  *   · * *     * *   · *   ·

 例:《忆江南》 唐·白居易

江南好。风景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

注:“出”是入声。

  《梦江南 》唐·温庭筠

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肠断白蘋洲。

       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、《浣溪沙》

四十二字,双调,平韵。别名:《减字浣溪沙》《浣沙溪》《小庭花》《满园春》等。四、五两句常对仗。

仄仄平平仄仄平,平平仄仄仄平平,平平仄仄仄平平。

*   * · * *   · * *   ·

仄仄平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仄平平,平平仄仄仄平平。

* *     * *   · * *   ·

 例:《浣溪沙》 宋·晏殊

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。夕阳西下几时回?

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小园香径独徘徊。

《浣溪沙 》宋·苏轼——游蕲水清泉寺,寺临兰溪,溪水西流。

山下兰芽短浸溪,松间沙路净无泥。萧萧暮雨子规啼。

谁道人生无再少?门前(一作君看)流水尚能西。休将白发唱黄鸡。

注:首句可以用“仄仄仄平平仄平”

       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、《菩萨蛮》

  四十四字 双调 别名:《子夜歌》《重叠金》《梅花句》等。

平平仄仄平平仄,平平仄仄平平仄。(换平)

* *   · * *   ·

仄仄仄平平,仄平平仄平。(换仄)

*   · * * ·

平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仄。(换平)

*   · *   ·

仄仄仄平平,仄平平仄平。

*   · * * ·

(共用四个韵上下阕后二句字数平仄相同,末句不能犯孤平。有人认为上下阕末句第三字必须用平声,大误!)

 例:《菩萨蛮》唐·李白

平林漠漠烟如织,寒山一带伤心碧。暝色入高楼,有人楼上愁。

玉阶空伫立,宿鸟归飞急。何处是归程,长亭连短亭。  

  《菩萨蛮 》唐·温庭筠

南园满地堆轻絮,愁闻一霎清明雨。雨后却斜阳,杏花零落香。

无言匀睡脸,枕上屏山掩。时节欲黄昏,无聊独(入声)倚门。

注:有人拿“入声、上声可以代替平声”的理论来证明上下阕第三字必平,还说温庭筠12首菩萨蛮此处全部用平声(眼睛有毛病),但是温庭筠这首末句第三字用的却是入声(连入声都弄不明白,有什么资格谈格律?),韦庄第一字用入声(代替平声,否则犯孤平;这种情况仅见2例,另一例是辛弃疾的《破阵子》),第三字用去声,其他名家的作品第三字用上声入声者不胜枚举,纵然“入声、上声可以代替平声”,但是“去声绝对不能代替平声”!下文还有更多论述!

       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、《卜算子》

  四十四字 双调。别名:《缺月挂疏桐》《百尺楼》《楚天遥》《眉峰碧》等

‖仄仄仄平平,仄仄平平仄。仄仄平平仄仄平,仄仄平平仄。‖

‖*     *   · *   *   *   · ‖

 例:《卜算子》宋·苏轼

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时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

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  

  《卜算子·咏梅》 毛泽东 

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。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

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。待到山花烂漫时,它在丛中笑。

       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、《西江月》

  五十字 双调 一、二句,五、六句例用对仗!

‖仄仄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平平。平平仄仄仄平平,仄仄平平仄仄。‖

‖* * *  * *  · * * * · * * *· ‖

 例:《西江月》 宋·辛弃疾

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半夜鸣蝉。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

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。旧时茅店社林边,路转溪桥忽见。

  注:“七、八、说”是入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、《鹧鸪天》

五十五字 双调

仄仄平平仄仄平,平平仄仄仄平平。平平仄仄平平仄,仄仄平平仄仄平。

*   * · * *   · * *     * * * ·

平仄仄,仄平平。平平仄仄仄平平。平平仄仄平平仄,仄仄平平仄仄平。

      · * *   · * *     * * * ·

注:上下阕末句不能犯孤平!

 例:《鹧鸪天 》宋·辛弃疾

唱彻阳关泪未干,功名馀事且加餐。浮天水送无穷树,带雨云埋一半山。

今古恨,几千般。只应离合是悲欢,江头未是风波恶,别有人间行路难。  

《鹧鸪天》 宋·赵鼎

客路那知岁序移?忽惊春到小桃枝。天涯海角悲凉地,记得当年全盛时。

花弄影,月流辉。水晶宫殿五云飞。分明一觉华胥梦,回首东风泪满衣。

       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、《临江仙》

又名《谢新恩》、《庭院深深》等。六十字 双调

‖仄仄仄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平平。平平仄仄仄平平,平平平仄仄,仄仄仄平平。‖

‖* *     * *  · * *   · *     *   · ‖

例句:《临江仙 ·夜归临皋 》宋·苏轼

夜饮东坡醒复醉,归来仿佛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鸣。敲门都不应,倚仗听江声。

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?夜阑风静縠纹平。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馀生。

 《三国演义》开篇词 明·杨慎
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白发渔樵江渚上,观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  注:“看”古代读平声。“夕”是入声字。

       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8、《蝶恋花》

初名《鹊踏枝》,又名《凤栖梧》、《黄金缕》等。六十字 双调

‖仄仄平平平仄仄。仄仄平平,仄仄平平仄。仄仄平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平平仄。‖

‖* *   · *    *   · * *   · * *   · ‖

例句:《蝶恋花》宋·柳永

伫倚危楼风细细。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草色烟光残照里。无言谁会凭阑意。

拟把疏狂图一醉。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衣带渐宽终不悔。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
《蝶恋花》 宋·苏轼

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枝上柳絮吹又少。天涯何处无芳草?

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强外行人,强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杳。多情却被无情恼。

   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9、《满江红》——朱天王校对

 九十三字 双调

仄仄平平,平平仄、平平仄仄。平仄仄①、仄平平仄,仄平平仄。仄仄平平平仄仄,

*    **  * *· **   * *  * *· * *    

平平仄仄平平仄。仄仄平、仄仄仄平平,平平仄。  仄平仄,平仄仄;平仄仄,

* *   ·  ** *       ·   **   *· ** 

平平仄②。仄平平仄仄③、仄平平仄。仄仄平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平平仄。仄平平④、

  ·   * *   * *· * *     * *   ·  **  

仄仄仄平平,平平仄。

*       ·

(此调常用入声韵,而且往往用一些对仗。①少数用仄平平;②有人用仄平仄;③句法照例是上一下四,也有用平平平仄仄的,罕见;④宋词人填此调以柳永“暮雨初收”为准,但是仅柳永用平仄平。)

例:《满江红》 宋·岳飞

怒发冲冠,凭栏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!  靖康耻,犹未雪,臣子恨,何时灭?驾长车踏破、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阕。

《满江红 》宋·柳永

暮雨初收,长川静、征帆夜落。临岛屿、蓼烟蔬淡,苇风萧索。几许渔人飞短艇,尽载(一本作将)灯火归村落。遣行客、当此念回程,伤漂泊。   桐江好,烟漠漠。波似染,山如削。绕严陵滩畔,鹭飞鱼跃。游宦区区成底事,平生况有云泉约。归去来、一曲仲宣吟,从军乐。

   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0、《水调歌头》 ——朱天王校对

九十五字 双调 别名:《台城游》《元会曲》《凯歌》等。

仄仄仄平仄①,仄仄仄平平。平平仄仄平仄,仄仄仄平平②(或上四下七)。

* *    *   · * * *  *   ·  

仄仄平平平仄,仄仄平平仄仄,仄仄仄平平。仄仄仄平仄③,仄仄仄平平。

* * *  * * *  *   · * *    *   ·

仄平仄④,平仄仄⑤,仄平平⑥。平平仄仄,平仄平仄仄平平②(或上六下五)。

***  **    *·  * *  ***   · 

仄仄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仄仄,仄仄仄平平。仄仄平平仄③,仄仄仄平平。

* * *  * * *  *   · * *    *   ·

注:上下阕后七句相同!①可以用“(平)平平仄仄”、“(平)平仄平仄”。

上下阕②句实际是个十一字句,可以是上五下六或上四下七。如果是上五下六,则为:

平平仄仄平仄,仄仄仄平平。

* * *  *   · 

如果是上四下七,则为:

平平仄仄,平仄平仄仄平平。

* *  ***   · 

上下阕③均可以用“(仄)仄(平)仄仄”。

④可以用平仄仄、平平仄、仄平仄、仄仄仄、仄平平、仄仄平、还可以用平仄平(未见到例子),切记不能用平平平!

⑤可以用平仄仄、平平仄、仄平仄、仄仄仄。

⑥多用仄平平,少用仄仄平(见三例)、平仄平(见二例)。

例:《水调歌头》 宋·苏轼

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昔是何年?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  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和时常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!

  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1、《念奴娇》 ——朱天王校对

又名《百字令》、《大江东去》、《酹江月》等,一百字 双调

平平仄仄,仄平平、仄仄平平平仄{ 或仄平平仄仄①,平平平仄}。

* *   ** * *  ·   * *   * *· 

仄仄平平、平仄仄(或仄仄平平平仄仄) 仄仄平平仄仄。

* *  *    * *      * * *· 

仄仄平平,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仄。平平平仄,仄平平仄平仄②。

*    * *  *   · * *  * *  ·

  平仄平仄平平,仄平平仄仄③,仄平平仄。 (或仄平平仄,仄仄平平仄④)

  ***    *      * *·    * *  *   ·

仄仄平平,平仄仄(或仄仄平平平仄仄) 仄仄平平平仄。

* *  *    * *      * * *·

仄仄平平,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仄⑤。平平平仄,仄平平仄平仄②。

*    * *  *   ·  * *  * *  ·

注:此调较灵活,常用入声韵。上下阕后七句相同;

①用上一下四句法;

上下阕②第二字可以用仄,或者用“(仄)仄(仄)平平仄”;

③可以是律句或上一下四句法;

④可以用上一下四“仄平平平仄”;

⑤可以用上一下四。

例: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 宋·苏轼

大江东去,浪淘尽、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,人道是、三国周郎赤壁。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  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处(一本作“间”)、樯橹灰飞烟灭。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,我早生华发。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12、《沁园春》 ——朱天王校对

一百一十四字 双调 别名:《寿星明》《洞庭春色》《东仙》

仄仄平平①,仄仄平平②,仄平仄平③。

****  ****  ***·

仄平平仄仄④,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。

 * *   * *  * *  *  · 

仄仄平平,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仄仄平⑤。平平仄⑥、仄平平仄仄⑦,仄仄平平。

* *  * *  * * * ·   *    * *   *  ·

  平平仄仄平平⑧,仄仄仄、平平仄仄平⑨。

  * *  ·  **  * * ·

仄平平仄仄④,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。

 * *   * *  * *  *  · 

仄仄平平,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仄仄平⑤。平平仄⑥、仄平平仄仄⑦,仄仄平平。

* *  * *  * * * ·   *    * *   *  ·

上下阕后十句相同;

①常用“(仄)仄平平”,“(仄)仄仄平”,少用“仄平仄平”,“平仄仄仄”;

②常用“(仄)仄平平”,“(仄)仄仄平”,“仄平平仄”,“平平仄仄”,少用“平平仄平”,“仄平仄平”,“平仄仄仄”;

③常用“(仄)平仄平”“(仄)仄平平”“(仄)仄仄平”;

①②③都禁止用“平平平平”、“仄平平平”。

④必须是上一下四句法,少用“仄(仄)仄(平)平”仍然是上一下四;

⑤不能犯孤平!

⑥可以用仄平仄;

⑦是上一下四句法,上阕这句有人首字用平声,(三例,文天祥“为子死孝”属此)

⑧可以拆成两句:平平,仄仄平平。

         · *  · 

⑨三字豆可以是“仄仄仄”,“仄平仄”,“平仄仄”,不能用“平平仄”。或用上一下七句法,首字必须用仄声。后五字绝对不许犯孤平!

 《沁园春·雪》 毛泽东

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。望长城内外,唯余莽莽,大河上下,顿失滔滔。山舞银蛇,原弛蜡象,欲与天公试比高。须晴日、看红装素裹,分外妖娆!  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、英雄尽折腰。惜秦皇汉武,略疏文采;唐宗宋祖,稍逊风骚。一代天骄,成吉思汗,只识弯弓射大雕。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!

 

 

 

 

 

三、正体和变体,二者的区别和联系,同调异名,同名异调

(一)正体和变体,二者的区别和联系

大家在读宋词时,有时会遇到这样一种情况,两首词的词牌一样,但是字数、句数、句读、押韵等方面却不完全相同,这是因为词牌有正体和变体之分。下面我们看看《卜算子》:

《卜算子》

四十四字 双调。别名:《缺月挂疏桐》《百尺楼》《楚天遥》《眉峰碧》等

●正体

‖仄仄仄平平,仄仄平平仄。仄仄平平仄仄平,仄仄平平仄。‖

 *     *   · *   *   *   ·

 例:《卜算子》宋· 苏轼

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时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

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

  《卜算子 》宋·陆游

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

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

  《卜算子·咏梅》 毛泽东 

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。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

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。待到山花烂漫时,它在丛中笑。

●变体(一)下阕首句变“仄仄平平仄”,四十四字

            *   ·

例:《卜算子》宋·严蕊

不是爱风尘,似被前缘误。花落花开自有时,总赖东君主。

去也终须去,住也如何住!若得山花插满头,莫问奴归处。

●变体(二)首句变“平平仄仄平”,四十四字

例:《卜算子》宋·杨冠清

苍生喘未苏,贾笔论孤愤。文采风流今尚存,毫发无遗恨。

凄恻近长沙,地僻秋将尽。长使英雄泪满襟,天意高难问。

●变体(三)上下阕首句变“仄仄平平仄”,四十四字

             *   ·

例:《卜算子》宋·石孝友

见也如何暮,别也如何遽。别也应难见也难,后会无凭据。

去也如何去,住也如何住。住也应难去也难,此际难分付。

●变体(四)下阕末句变“仄仄仄,平平仄”,四十五字

            **    ·

例句:李之仪《卜算子》

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

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、相思意。

注:“我住长江头”的“长”字未拘格律。因为前后两句都要用“长江”才能更好表达意境,就只好破例了!

●变体(五)上阕首句变“平平仄仄平”下阕首句变“仄仄平平仄”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   ·

末句变成“平仄仄,平平仄”,四十五字。

     **    ·

例:《卜算子》宋·徐俯

天生百种愁,挂在斜阳树。绿叶阴阴自得春,草满莺啼处。

不见凌波步,空忆如簧语。柳外重重叠叠山,遮不断、愁来路。

●变体(六)上阕首句变“平平仄仄平”下阕首句变“仄仄平平仄”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   ·

上下阕末句变成“仄平仄,平平仄”。四十六字

        **    ·

例:《卜算子》宋·杜安世

尊前歌一曲,歌里千重意。才欲歌时泪已流,恨应更、多于泪。

试问缘何事?不语如痴醉。我亦情多不忍闻,怕和我、成憔悴。

●变体(七)上下阕首句变“仄仄平平仄” 上阕末句“仄仄仄,平平仄”,

             *   ·       **    ·

下阕末句“平平仄仄平平仄”,四十七字

     * *   ·

例:《眉峰碧》宋·无名氏

蹙破眉峰碧,纤手还重执。镇日相看未足时,忍便使鸳鸯隻!

薄暮投村驿,风雨愁通夕。窗外芭蕉窗里人,分明叶上心头滴。

●综述:上下阕首句可以换“(仄)仄平平仄”,并入韵;或者用“平平仄仄平”。上下阕末句可以换成“(仄)(仄)仄,平平仄”。在《眉峰碧》里,下阕末句变成了“平平仄仄平平仄”。除掉《眉峰碧》以外,44~46字体总共变化组合为36种。据《唐宋词学大辞典》,《卜算子》有变体30余种。在下共见到其中七种变体。 但是众多的体,只有一种使用最多,便成了正体!

正体和变体之间,既有相同之处,使它们共有一个词牌名,又有不同之处,区别成许多变体,还生成一些别名。

(二)同调异名

同样一个词牌,可以有不同的名称,《忆江南》又名《望江南》《江南好》《春去也》《望江楼》《梦江南》《望江梅》等。《菩萨蛮》 又名《子夜歌》《重叠金》《梅花句》等。《卜算子》又名《缺月挂疏桐》《百尺楼》《楚天遥》《眉峰碧》等。

贺铸是一个比较喜欢新创别名的词人,很多词牌的多数别名都是贺铸创造的!这反而给读者带来不少麻烦。这种做法不足取,我们写词时,最好用正名,不要用别名!有人喜欢用别名,借以炫耀自己知识渊博,不足取!

(三)同名异调

还有一种情况,两首词的词牌名一样,可是格式迥然不同!这属于同名异调。例如:《如梦令》和《阮郎归》都有一个别名叫《宴桃源》;《浪淘沙》和《谢池春》都有一个别名叫《卖花声》。这样的情况还有许多。

四、填词(依声填词、依句填词、依数填词、自度曲、自过腔、创调;可平可仄字的问题)

(一)依声填词

细分为二种:

1、词人精通音律,会自己作曲,可以直接按曲谱填词!又称“按谱填词”柳永、周邦彦、姜夔、吴文英等人属此!

2、词人不会作曲,但是能听懂曲调,按曲调填词,又称“按箫填词”。苏轼、秦观、贺铸、辛弃疾等属此!

(二)依句填词

词人不懂音律,只能按前人作品的句式、每句的平仄格式填词!陆游、刘过等人属此!南宋多数词人都如此!这种填词法填出来的作品和依声填词的作品在平仄上是看不出来的!现在按词谱填词属此!

(三)依数填词

明清时有些词人,仅满足于字数、句数与古人作品相同,有时连压韵都不顾!根本谈不上“填词”!在下称之为“依数(字数、句数)填词”!现在多数朋友都属此!

(四)自度曲和自过腔

通晓音律的词人,自摆歌词,又能自己谱写新的曲调,这叫做自度曲。此 语最早见于《汉书·元帝纪赞》:“元帝多村艺,善史书,鼓琴瑟,吹洞萧, 自度曲,被歌声。”应勘注曰:“自隐度作新曲,因持新曲以为歌诗声也。” 苟悦注曰:“被声,能播乐也。刀臣喷注臼:“度曲,谓歌终更援其次,谓之 度曲。《西京赋》曰:‘度曲未终,云起雪飞。’张衡《舞赋》:‘度终复位, 次受二八。’”师古注曰:“应、苟二说皆是也。度,音大谷反。”按:应劭 以此“度”字为“隐度”之义。师古用应劭说,故读此“度”字为“大谷反”, 即令“铎”字音,臣瓒引《西京赋》为注,李善注《西京赋》,又引用臣瓒之 说,他们都把这个“度”字解释为“过度”的意思,于是可知他们把“度”字 读作“杜”字音。但是应劭所注释的是:“自度曲”三个字,他以为“自度曲” 就是“自制曲”。”臣瓒、李善所注释的,仅为“度曲”二字,他们以为“度 曲” 即“唱曲”。可是“度曲” 二字,早已见于宋玉的《笛赋》:“度曲举 盼。”宋玉用这两个字,也是“唱曲”的意思。故后世以“度曲”为“唱曲”, 以“自度曲”为“自制曲”,乃是各取一说,二者不可混淆。“自度曲”是一个名词。“度曲” 是一个动宾结构的语词。不能把“自度曲” 解释为“自唱曲”。

宋代有不少词人,都深通音乐,他们做了词,便自己能够作曲,故词集中 常见有“自度曲”。旧本姜白石词集第五卷,标目云:“自度曲”,这里所收 都是姜白石自己创作的曲调,第六卷标目云:“自制曲” 。其实就是“自度 曲”,当时编集时偶然没有统一。陆钟辉刻本就已经统一为“自度曲”了。柳 永、周邦彦深于音律,他们的词集中有不少自度曲,但并不都标明。不过,凡是自度曲:至少都应当注明这个曲子的宫调,或者在词序中说明,柳永的《乐 章集》按照宫调编辑,姜夔的自度曲都有小序。这个办法最有交代,其他词集 中未有说明的自度曲,后世读者就无法知道了。

自度曲亦称“自度腔”,吴文英西子妆慢注曰:“梦窗自度腔。”张仲举 虞美人词序云:“题临川叶宋英《千林白雪》,多自度腔。”也有称“自撰腔” 的,张先劝金船词序曰:“流杯堂唱和,翰林主人元素自撰腔。”苏东坡和作 序亦云:“和元素韵,自撰腔,命名。”这是说:劝金船是他们的朋友杨元素 自己作的曲调, 劝金船这个调名也是杨元素取定的。 自度曲有时亦称“自制 腔”。 例如苏东坡翻香令词小序云:“此词苏次言传于伯固家, 云老人自制 腔。”又黄花庵云:“冯伟寿精于律吕,词多自制腔。”

又有称为“自过腔” 的,其含义就不同了。 晁无咎消息词题下自注曰: “自过腔,即越调永遇乐。”姜夔有一首湘月词,自序曰:“予度此曲,即念 奴娇同指声也。于双调中吹之。鬲指,亦谓之过腔,见晁无咎集。凡能吹竹者, 便能过腔也。”据此可知,晁无咎的消息,就是用鬲指声来吹奏的永遇乐。姜 夔的湘月词,句格仍与念奴娇一样,晁无咎的消息,句法亦与永遇乐没有不同。 可知所谓“过腔”,仅是音律上的改变, 并不影响到歌词句格。 因此万树编 《词律》,径自以湘月为念奴娇的别名,而不再另外收录湘月这个曲调。万氏 解释云:“白石湘月一调。自注即念奴娇鬲指声,其字句无不相合。今人不晓 宫调,亦不知鬲指为何义,若欲填湘月,即仍是填念奴娇,不必巧徇其名也, 故本谱不另收湘月调。”万氏亦不收消息,即在永遇乐下注云:“一名消息。” 其解释云:“晁无咎题名消息,注云:‘自过腔,即越调永遇乐。’故知入某 调即异其腔,因即异其名。如白石之湘月,即念奴娇,而腔自不同,此理今不 传矣。”

所谓“过腔”者,是从此一腔调过入另一腔调,“鬲指”者。指吹笛的指 法可以高一孔,或低一孔。指法稍变,腔调即异。故念奴娇的腔调稍变,即可 另外题一个调名曰湘月。但这仅是歌曲腔调的改动,并不影响到歌词句格。后 世词家,已不懂宋词音律,作词只能依照句法填字。念奴娇和湘月,永遇乐和 消息,句法既然一样,从文学形式的角度来看,当然不妨说:湘月即念奴娇, 消息即永遇乐。至于二者之间,腔调不同,却不能从字句中看得出来。《词律》 《词谱》,只能以词调的句格同异为类别,无法从句法相同的两首词中区别其 腔调之不同。可是,周之畸的《心日斋词选》、江顺詒的《词学集成》,都极 力排低万树不懂宫调。其实,万树在《词律》卷端 《发凡》中已明白说了: “宫调失传,作者依腔填句,不必另收湘月。”万氏正因为无法从字句中区别 宫调,故只能就词论词。如周之畸、江顺詒之自以为能知二词有宫调不同的区 别,但他们也不可能作字句相同的湘月及念奴娇各一阕,而使读者知其有宫调 之不同。不过,以文词句法而论,则湘月即念奴娇,消息即永遇乐,从音律而 论,则湘月非念奴娇,消息亦非永遇乐,万氏在念奴娇下注百字令、酹江月、 大江东去等异名,而湘月亦在其中,似乎湘月亦是念奴娇的一个别名,又在永遇乐下注云:“一名消息”,这样注法,确是失于考虑的。

自过腔既然不是创调,它就和自度曲不同。但姜白石以湘月编入词集第六卷自制曲中,可见宋朝人还是把自过腔作为自度曲的。

(五)自由作词、创调

自己已经精通诗词格律(必须条件),按古人填词的规律(句式、平仄、压韵等),自己组织句子,不受词谱约束!不受字数限制!可惜没有谱曲!

或者按现代的歌曲的曲调,根据填词规律自己创调(没那么容易!自己必须精通诗词格律!还要懂一些音乐!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六)依句填词、依数填词的区别——数据比较

诗词中每增加一个可平可仄字,平仄组合格式便会增加一倍!

如果有5个可平可仄字,格式变化有32种,

如果有10个可平可仄字,格式变化有1024种,

如果有20个可平可仄字,格式变化超过100万种,

如果有30个可平可仄字,格式变化超过10亿种,

 五、词的平仄规律;“句”与“豆”;律句,拗句(常见拗句、少见拗句、罕见拗句),词的拗救。1~11字句的规律。

词的平仄句法是有规律的,但是又比律诗复杂许多。下面我们来仔细讲解。

(一)“句”与“豆”

词的句法里有“句”和“豆(读)”。句,大家都不难理解。豆是什么呢?它是词的特点之一。

1、一字豆

前面介绍词谱时,有的句子是上一下四,这第一个字就是一字豆!这种五字句相当于一字豆加上一个四字句,和律诗中的律句是不一样的。例如:辛弃疾《沁园春》“正惊湍直下”应该读成“正——惊湍直下”而不能读成“正惊——湍直下”。一字豆常用仄声,仄声中又常用去声,很少用平声。

2、三字豆

还有的句子是上三下四、上三下五、上三下六等等。例如:《满江红》“凭栏处、潇潇雨歇。”就是上三下四,前三字就是三字豆!不能读成“凭栏——处潇——潇雨歇。”三字豆常用仄平平、仄仄平、仄仄仄、仄平仄、平仄仄、平平仄,少用平仄平,禁止用平平平!切记!

(二)律句和拗句;1~11字句的规律。

介绍诗律时我们谈论过律诗的句子有律句和拗句之分,同样,词的句子也有律句和拗句之分。而且有许多相似点,此外,词的拗句还可以细分为常见拗句、少见拗句和罕见拗句!常见拗句使用频率高,接近某些律句。少见拗句频率低,一般不用,特殊情况下可以使用。罕见拗句很罕见,往往见于少见词牌(特别是长调),而且是该词调的特征性句子!下面我们根据句的字数来分别介绍:

1、一字句 律句:平 仄

一字句很罕见,《十六字令》的第一句是一字句“平。”《钗头凤》上下阕末句可以看作叠用的三个一字句“仄、仄、仄。”除此以外,没有见到一字句。

2、二字句

律句:平平、平仄。 少见拗句:仄仄。 罕见拗句:仄平

“平平”、“平仄”常用,往往要入韵。而“仄仄”很少见,“仄平”更罕见!

(1)用“平平”的例如《南乡子》上下阕第四句:

《南乡子·登京口北固亭有怀》宋·辛弃疾

何处望神州?满眼风光北固楼。千古兴亡多少事?悠悠!不尽长江滚滚流。  年少万兜鍪,坐断东南战未休。天下英雄谁敌手?曹刘!生子当如孙仲谋。

(2)用“平仄”的例如《如梦令》第五、六句,而且常用叠句:

《如梦令》 宋·李清照

 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!

(3)有些词调下阕首句是五字句或六字句,可以拆成2+3或2+4的句式。这时的二字句必须入韵!例如:

《满庭芳》下阕首句“平平平仄仄”可以变成“平平,平仄仄。”

《霜天晓角》下阕首句“(平)平平仄仄”可以变成“(平)仄、平仄仄。”“仄仄”也见于这句。

《沁园春》下阕首句可以变成“平平,(仄)仄平平。”

3、三字句

  律句:平平仄、平仄仄、仄平平、仄仄平。

  常见拗句:仄仄仄、仄平仄。

  少见拗句:平仄平、平平平

(1)律句如果单独使用,往往不用“仄仄平”。“平平仄”和“平仄仄”往往可以变通。

(2)拗句“仄平仄”往往可以替换“平(仄)仄”。“仄仄仄”往往可以用“仄平仄”、“平仄仄”等变通。

(3)“平仄平”、“平平平”较少见,《长相思》上下阕首句可以用。例如:

林逋《长相思》

吴山青,越山青。两岸青山相送迎。谁知离别情。

君泪盈,妾泪盈。罗带同心结未成,江头潮已平。

(4)两个三字句组合,常见的有:

平仄仄,仄平平。《捣练子》、《渔父》、《鹧鸪天》等。在小令里,这种格式非常严格,不能变通。在长调里,前句前2字往往可平可仄。切记:后句第二字不能用仄!

  仄平平,平仄仄。《苏幕遮》、《祝英台近》等。

  (仄)(仄)仄,(仄)平仄。《相见欢》、《满江红》等。

  仄平平,仄平平。《江城子》。

  仄仄平,仄仄平。《长相思》。

 (5)三个、四个三字句组合。常见的有:

  平仄仄,仄平平。仄平平。《诉衷情》

  (仄)(平)仄,(平)(仄)仄,仄平平。《水调歌头》、《六州歌头》

一字豆领四个三字句,如《六州歌头》下阕首句:仄——平(平)仄,(平)(平)仄,(平)(平)仄,仄平平。

4、四字句

 律句:(平)平(仄)仄(含:平平平仄、仄平平仄、仄平仄仄)、(仄)仄平平(含:平仄平平) 

 常见拗句:平仄仄平、仄仄仄平、平仄平仄、平平仄平。

 少见拗句:仄平仄平、仄仄平仄、平仄仄仄。

 罕见拗句:仄仄仄仄、平平平平、仄平平平。

(1)律句和“特种律”句

律句常见“(平)平(仄)仄”和“(仄)仄平平”。前者有二种格式是“仄平平仄”和“平平平仄”,合起来是“(仄)平平仄”,有的格律研究家(王力等人)认为这是一种“特种律”句,第三字必须用平声。翻开王力主编的《诗词格律》等有关书籍上的词谱,有许多“特种律”句。但是经过严格的校对,这些所谓的“特种律”句,一个接一个地被否定!如果每个词牌用16首作品校对,90%以上的特种律都被推翻!如果用32首作品,则99%以上的都被推翻。综合大量校对结果,古人喜欢使用“仄平平仄”这种格式,但是仍然可以用“平平仄仄”、“仄平仄仄”;除了极少数句子因语法要求必须用“仄平平仄”外,几乎没有“特种律”!六字句情况也大致相同!

(2)常见拗句:

  平仄仄平 《一丛花》上下阕倒数第三句。

  仄仄仄平 《沁园春》第三句。

  平仄平仄 《永遇乐》第三句。

  平平仄平 《太常引》上下阕末句。

(3)少见拗句:

  仄平仄平 《沁园春》第三句。

  仄仄平仄 《雨霖铃》第三句。

  平仄仄仄 《沁园春》第一句。

(4)罕见拗句:仄仄仄仄、平平平平、仄平平平、

这三种句式非常罕见,常见半常见词调是见不到的。史达祖《寿楼春》中罕见拗句很多,其中就有“平平平平”、“仄平平平”。

5、五字句

(1)律句:(仄)仄仄平平、(仄)仄平平仄、平平(仄)仄平、(平)平平仄仄。

常见拗句:仄平平仄平、(平)平仄平仄(与律诗不同,在词里本句第一字有时是可以用仄的)、(仄)仄仄平仄。

少见拗句:(平)平仄平平、(仄)仄(平)仄仄。(平)平仄仄仄。

罕见拗句:其它组合的五字句都是罕见拗句!(上一下四的五字句除外)。

(2)五字句(上一下四)首字多用仄,很少用平声。后四字同四字句,常用律句,少用常见拗句,其它极罕见(没有见到)。

(3)注意:五字句律句和上一下四句有时可以互换,但是可平可仄字的位置要相应变化,

仄(平)平(仄)仄(上一下四)←→(仄)平平仄仄

仄(仄)仄平平(上一下四)←→(仄)仄仄平平

例如:

《摸鱼儿》辛弃疾

更能消几番风雨?匆匆春又归去。惜春常怕花开早,何况落红无数!春且住!且说道、天涯芳草无归路。怨春不语,算只有殷勤,画檐蛛网,尽日惹飞絮。  长门事,准拟佳期又误。蛾眉曾有人妒。千金纵买相如赋,脉脉此情谁诉?君莫舞!君不见、玉环飞燕皆尘土。闲愁最苦。休去倚危栏,斜阳正在,烟柳断肠处!

(休去倚危栏是上二下三“(仄)仄仄平平”,但一般都是上一下四“仄(仄)仄平平”,辛弃疾另两首也是上一下四。)

6、六字句,可以看作二字句加四字句或四字句加二字句。

(1)律句:(平)平(仄)仄平平、(仄)仄(平)平(仄)仄;

六字句是四字句的扩展,它也和四字句一样,有所谓的“特种律”句“(仄)仄(仄)平平仄”,但是严格校对后,“特种律”还是被推翻了!例如:

《如梦令》三十三字 单调,仄韵。别名:《忆仙姿》《宴桃源》《比梅》《无梦令》等。

仄仄仄平平仄,仄仄仄平平仄。仄仄仄平平,仄仄仄平平仄。平仄,平仄,仄仄仄平平仄。

* *  · * *  · *     * *  ·  ·  · * *  ·

例句:《如梦令》 宋·李清照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!

●注:四个六字句多用“仄仄仄平平仄”少用“仄仄平平仄仄”。

           * *  ·    * *  ·

各家词谱,基本都把《如梦令》的四个四字句标注成“特种律”的格式(第五字必平!)当我们读李清照另一首《如梦令》时却难以理解:
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第一句第五字“日”是入声,难道李清照出律吗?——这肯定不可能的!经过校对后发现,虽然词人喜欢用“特种律”,仍然可以用律句!二者仅是统计学上的差别!

(2)常见拗句:

(仄)仄(仄)仄平平 《念奴娇》下阕第一句。

(平)平(仄)仄平仄 《念奴娇》上下阕末句。

(平)平(仄)仄仄仄 《水调歌头》上阕第三句,下阕第四句。

(3)少见拗句:

(平)平(仄)平(平)仄 《齐天乐》上阕第二句,下阕首句。

(仄)仄(平)平仄平 《一萼红》下阕倒数第二句。

(4)罕见拗句:其它都属于罕见拗句。

7、七字句

七字句是五字句的扩展,所以变化基本相同。

(1)律句(平)平(仄)仄仄平平、(平)平(仄)仄平平仄、(仄)仄平平(仄)仄平、(仄)仄(平)平平仄仄。

(2)常见拗句:(仄)仄仄平平仄平、(仄)仄(平)平仄平仄(与律诗不同,在词里本句第三字有时是可以用仄的)、(平)平(仄)仄仄平仄。

(3)少见拗句:

(平)平(仄)仄(平)仄仄 《西河》第三段首句。

(仄)仄(平)平仄仄仄

(仄)仄(平)平平平仄 《贺新郎》有四个七字句可以用这种格式。

(4)罕见拗句:其它组合的七字句都是罕见拗句!(上三下四的七字句除外)。

(5)七字句(上三下四)三字豆情况前面已经介绍。后四字同四字句,常用律句,少用常见拗句,其它极罕见(没有见到)。

8、八字句

多用上三下五,即三字豆加五字律句(也可用上一下七)。一般来说,三字豆末字为平,五字律句仄起。三字豆末字为仄,五字律句平起。但是不是绝对的。

  岳飞《满江红》: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

  毛泽东《沁园春》:引无数、英雄尽折腰。

9、九字句

常用上二下七、上四下五或上六下三,也可以是三字豆加六字律句(可以换一字豆加两个四字句)。

最常见的格式是:

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

* * *   ·

例如《虞美人》、《相见欢》、《南歌子》等。

10、十字句

 罕见,《摸鱼儿》上下阕各有一个十字句。格式为三字豆加七字律句:

仄仄仄、平平仄仄仄平平。

**  * *   ·

11、十一字句

常用上四下七或上六下五,后五字往往是律句。如《水调歌头》的上下阕各有一个十一字句。如果是上五下六,则为:

平平仄仄平仄,仄仄仄平平。

* * *  *   · 

如果是上四下七,则为:

平平仄仄,平仄平仄仄平平。

* *  ***   · 

(三)词的拗救。

词的拗救和律诗有所不同:律诗拗了,往往必须救,而词往往是拗而不救。词中仅有本句自救,即律诗中孤平的自救!该用“平平仄仄平”的地方,第一字用了仄声(孤平,即:仄平仄仄平),第三字应该补偿一个平声,变成“仄平平仄平”。七言则是由“(仄)仄平平仄仄平”换成“(仄)仄仄平平仄平”。出现这样的情况,不能算作“出律”的!

 

 

 

 

 

六、入声、上声可以代替平声的问题

有人认为古人写词时常用入声、上声代替平声使用,许多词牌的一些字必须用平声!例如:各家词谱,基本都把《如梦令》的四个四字句标注成“特种律”的格式(第五字必平!)当我们读李清照另一首《如梦令》时却难以理解:
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第一句第五字“日”是入声,难道李清照出律吗?——有人说这是因为入声可以代替平声。其它一些词人在四个四字句第五字用仄声时也多是入声或上声。

再看看其它词牌,也有许多类似的例子。《菩萨蛮》上下阕末句第三字有人认为必须用平,理由就是入声、上声可以代替平声!(多数词人用仄时用的都是入声或上声)。此外,《好事近》《更漏子》等词牌中的“仄平平仄”、“仄仄仄平平仄”等句式,明明倒数第二字有人用仄声(多数是入声和上声),词谱却非要规定必须平!——看起来很有道理呀!?可实际上是不对的!

古人确实有用入声、上声代替平声的情况,但是不是常规。如韦庄的“白头誓不归”(《菩萨蛮》)、辛弃疾的“可怜白发生”(《破阵子》)、杨万里的“看十五十六”(《好事近》)等,如果不用这个理论解释,肯定是出律的!但是,这种情况很少见!

综合以上情况,入声和上声代替平声确实存在,但是是在不得已情况下的补救办法,并非常规。绝大多数情况下,入声和上声仍然是作仄声的!至于为什么有人认为入声和上声代替平声很常见,实际上这些所谓的“格律专家”(首推龙榆生)根本没有仔细校对过词谱!却把古人的话曲解并当成不可违反的理论!

七、词的押韵和对仗

(一)、词的押韵和对仗

和律诗一样,词也讲究押韵,平声、入声单用,上声去声通用。

由于有许多词牌,所以词的押韵和律诗有些不同,有的词牌必须用平声韵,有的必须用仄声韵,还有的是平仄韵交替押韵。某词牌规定用平声韵,就不能用仄声韵;规定用仄声韵,就不能用平声韵。除非有另一体。

同时用平声韵和仄声韵的词牌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平仄韵同部,另一种是平仄韵不同部。同部的如《西江月》:

‖仄仄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平平。平平仄仄仄平平,仄仄平平仄仄。‖

‖* * *  * *  · * * * · * * *· ‖

 例:《西江月》 宋·辛弃疾

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半夜鸣蝉。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

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。旧时茅店社林边,路转溪桥忽见。

韵脚“蝉、年、片、前、边、见”都是同部的。

不同部的如《菩萨蛮》:

平平仄仄平平仄,平平仄仄平平仄。(换平)

* *   · * *   ·

仄仄仄平平,仄平平仄平。(换仄)

*   · * * ·

平平平仄仄,仄仄平平仄。(换平)

*   · *   ·

仄仄仄平平,仄平平仄平。

*   · * * ·

例:《菩萨蛮》唐·李白

平林漠漠烟如织,寒山一带伤心碧。暝色入高楼,有人楼上愁。

玉阶空伫立,宿鸟归飞急。何处是归程,长亭连短亭。

入声韵独立性很强,有些词牌习惯上是用入声韵的,例如:《忆秦娥》、《念奴娇》、《满江红》等。但是并非不能用上声和去声韵。

(二)词的对仗

词的对仗,有固定的,有一般用对仗的,也有自由的。固定的对仗,例如《西江月》上下阕的前两句。此类固定的对仗是很少见的。(实际上,西江月这两句也有少数的词人没有用对仗)

一般用对仗的(也可不用),例如《沁园春》上阕第二三句,第四五句和第六七句,第八九句;下阕第三四句和第五六句,第七八句。又如《浣溪沙》下阕头两句。再如《满江红》上阕第五六句,下阕第六七句。

凡是前后句字数相同的,都有用对仗的可能。但是用不用对仗是完全自由的!

词的对仗,有两点与律诗不同。第一,词的对仗不一定要以平对仄,以仄对平。第二,词的对仗允许同字相对。如: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”(李之仪《卜算子》)

八、词谱的制定(例作的选择;古人制定词谱的方法和局限;正体和变体的区分)  

(一)例作的选择

制定词谱,先要选例作。例作的选择直接影响到词谱的准确性。一般应选唐朝、五代、宋朝的作品。宋朝以后,由于元朝统治者重武轻文,词的格律规则部分失传,词人对格律的理解已经和前人不同,有的词人仅仅满足于字数和句数的相同,平仄全然不顾,所以不能使用他们的作品。至于现代的作品,更不能作为例作来校对词谱了(少数合律的还是可以用来举例的,)!

(二)古人制定词谱的方法和局限

古人制定词谱,将古人同词牌的作品放在一起,比较其句读、押韵、平仄以及变通与否,制成词谱,规定字数、句数、平仄、押韵、对仗等要求,以及哪些字可平可仄等。格式有不同的,另列一体,选最早或最常见的名家所作一体作正体。

但是这种方法有缺陷:第一,有的词牌例作太少,或者编者见到的作品太少,词谱中就会有许多可平可仄字校对不出来!严重影响词谱的准确性。第二,正体和变体区分不合理,区分过于严格,反而使正体的例作更加缺乏!如《满江红》,戴复古有首作品比正常格式多押一个韵,其它格式根本没有明显区别,就被另立一体。又如《水调歌头》,贺铸又一首作品用了平仄韵同部通押(他喜欢这样做,其它词牌也好如此),也被另立一体!还有什么样的体是正体,有人认为最早的是正体,名家作品是正体。实际上有的作品出现虽早,但是格律没有定型,后人模仿者极少,根本不能做正体!如李煜的《破阵子》(四十年来家国)、韩幄的《生查子》(侍女动妆奁)等。还有的词牌,格律根本没有定型,各家,甚至同一词人的各首作品格式都不一致,根本没有正体可选!那么正体和变体如何区分呢?

(三)正体和变体的区分

1、正体的特点:(1)符合格律规则,以律句为主或基本用律句。(2)使用频率最高和(或)出现最早。

2、变体特点:在正体基础上,出现字数、句读、平仄、押韵等变化,但是大部分格式仍然与正体一致的变调称为变体,变化过多,就不再是变体,而是同名异调!

3、成为正体的条件:正体的使用频率最好能占该词牌的50%以上或更高。而且使用频率最好明显高于使用频率最高的变体。出现最早并不是正体的决定条件。

4、正体和变体如何划分?

总则:按格律严格程度,小令>中调>长调,正体变体划分的严格程度亦相同。

(1)字数变化:某句字数的增减都能成为变体,如《卜算子》。不过有人认为是衬字。

(2)平仄句式的变化:如果某一句的平仄格式变化,如“平平仄仄”变成“仄仄平平”,就可能是变体。变化可以是一种律句变成另一种律句,也可以是律句和拗句的转换。在小令里很严格,在长调里如果不涉及关键句子,且多个句子变化交织,可以不算变体。如《水调歌头》、《念奴娇》、《沁园春》等。

(3)押韵变化:平仄韵全篇变动,同时拌有句式平仄变化,肯定是变体!如《满江红》、《忆秦娥》等词牌有平韵、仄韵两体。如果只是1、2句押韵的增减,往往可以不算变体。例如《沁园春》首句可以入韵,但是这是完全自由的,所以不算变体。

(4)句读变化:明显的句读变化肯定是变体。但是要注意:五字句可以拆成2+3,六字句可以拆成2+4,九字句可以由上三下六变成上六下四。十一字句可以是上四下七或上五下六。等等。一般可以不认为是变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诗词创作的八大误区

 

一、不要格律的误区

格律是旧体诗词创作要过的第一关,没有了格律,律诗就不成律诗,绝句就不成绝句,词也就不成词了。有人认为格律可有可无,实际上他根本没有领会格律在诗词发展史上的作用。格律是古人总结了上千年经验才制定的,它使得诗词不但歌唱时优美动听,还使得诗词在朗读时一样拥有抑扬顿挫的音韵美,所以,即使乐谱失传,歌词仍然可以流传至今。现代的歌曲,虽然歌唱时很动听,但是一旦用来朗读,顿时觉得拗口——正是因为没有了格律的缘故。如果没有了曲谱,几百年后谁还会记得现在的这些歌词?

二、格律极端化

与第一种误区相反,有的创作者走向了相反的极端。格律虽然严格,却仍然有许多可以变通的地方供作者自由发挥。无论律诗、绝句、词、曲都有许多字是可平可仄的。但是仍然有少数(实际上也不少)为了追求绝对的完美,填词时竟然要求一个字的平仄都不许变通,甚至连四声都要限制。例如宋朝的方千里,把周邦彦的一百多首词全部和了一遍,不但韵脚,连每个字的四声都一样。还有许多人制作的词谱(作者自诩是格律专家,还有许多人对这样的词谱奉若神明),没有用多首作品校验,仅把例作的平仄、韵脚、句读标注了一遍,要求大家一个字平仄都不能错地照填(龙榆生《唐宋词格律》最甚),也属于这种情况。

这种做法严重束缚了作者的手脚,使得诗词创作完全失去了意义,成了文字游戏。大家可以看看名家(方千里之流除外)的作品,同一名家同一词牌(尤其是中长调)的几首作品,有没有平仄完全一样的?答案肯定是“没有”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